学生
有些喜欢的事物
想好好保存
 

瞻仰一下抖森和我女王的盛世美颜和精湛演技!(。ò ∀ ó。)
电影:《唯爱永生》
讲的是两个吸血鬼的故事

BGM Funnel Of Love\n唯爱永生Eve个人向\nEve,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上千年吗?

特别喜欢唯爱永生里这个片段

太赞了

蒂尔达·斯文顿又一次跟时尚摄影师Tim Walker合作,这一次他们致敬的艺术家是英国女诗人Edith Sitwell(1887-1964)。巧合的是,斯文顿跟Edith Sitwell还是表亲。Edith Sitwell八岁的时候还在斯文顿曾祖母的婚礼上做过小花童。

整组写真在位于德比郡的Renishaw Hall庄园取景,这座庄园也正是Edith Sitwell童年时生活过的地方。


Tim Walker与蒂尔达·斯文顿从Edith Sitwell的写真与肖像中汲取灵感,完成了这次致敬。看完这组写真,也许你也会由衷感慨,他们的致敬太厉害了,斯文顿实在是太迷人了。

(新旧照混搭)

女王的生日没机会发点什么真是十分可惜!

(只能现在补点什么)

还是很喜欢她,不管是什么样子,不管多少岁!

      近日,蒂尔达·斯文顿在接受《纽约时报》采访时透露,在卢卡·瓜达尼诺的新片《阴风阵阵》中,她除了扮演芭蕾舞学校女校长这一角色外,还扮演了82岁的男性精神病医生Jozef Klemperer。

       此前就曾有不少国外网友怀疑《阴风阵阵》演员列表中一名叫做卢茨·艾伯斯多夫的82岁演员并不是“真人”,原因是他过太神秘,IMDB资料显示这位演员今年82岁,来自德国慕尼黑,除了这部《阴风阵阵》外没有拍过任何作品。当时网友们猜测他在影片中饰演的精神病医生是由蒂尔达·斯文顿化老年妆扮演的。据悉,蒂尔达·斯文顿在扮演该角色时要求造型师给自己安装假的男性生殖器官。“不可否认,这是出于好玩的缘故”斯文顿这样说道。


达达真是太调皮了!

阴风阵阵是恐怖电影,之前有个旧版,我觉得都挺吓人的。


《[文豪野犬+猎人]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》,贼好看

鱼危:

文章名:《[文豪野犬+猎人]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》

作者:鱼危

微博名:鱼危

主角:白绮,流星街人

综穿:现实世界→猎人→文豪野犬

更新频率:不确定

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★

第二章


两人一起进了lupin酒吧,酒吧老板淡定地擦拭着玻璃杯。


织田作之助走下来,坐到吧台前的高脚凳上,“白绮,给我调一杯鸡尾酒。”


白绮放下书包,钻入吧台里面,把双手衣袖抬高,在水池洗干净双手再进行调制鸡尾酒。对他爱干净的态度,穿着严谨西装的老板还是很有好感,“步骤慢慢来,不要着急,你要精确地分出计量……”


后面的话戛然而止。


酒吧老板用惊讶的目光看着白绮,只见黑发少年神色认真,修长的双手指间夹着四个瓶子,灵巧地倒出四种不同的酒液。不多不少,每一种酒液的计量都与书上要求的一模一样,根本不需要用杯子单独测量。之后的动作花俏而优雅,展现出白绮从酒吧老板身上学到的调酒技艺,看着都是一种视觉享受。


织田作之助把胳膊放在吧台上,饶有兴趣地观看他的即兴表演,“不知道味道怎么样。”


白绮在调酒结束后才说话,“我也没喝过,大叔来试试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叹道:“算了,你直接喊我名字吧,我一点都不想被喊大叔。”


酒吧老板见织田作之助已经开始喝酒,不由转头对白绮问道:“你以前真的没喝过酒吗?像你这个年纪,应该对酒很感兴趣吧。”白绮把瓶子放入洗手池里,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酒精会麻痹神经。”


酒吧老板想了想,“未成年也确实不该喝酒。”


织田作之助扶额,听到他们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,白绮说的分明是酒精会影响战斗。


白绮从口袋里拿出放学后买的一小袋猫零食,逗着坐在另一个吧台座位上的猫,“要吃吗?”织田作之助好奇地看去,只听一声轻微的喵叫,那只身上带着黑色斑点的黄色土猫跳离了座位,躲到了离白绮最远的地方去。


白绮失落地说道:“为什么大黄不理我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如中年大叔一般喝着酒,淡淡地说道:“大黄?这是你给那只猫取的名字吗?”


“老板说是外面的流浪猫,但是很干净就留下了它,正巧大黄是在我来酒吧后出现的,我感觉和它有缘。”白绮满脸开心,尽显少年一部分跳脱的性情,“我一直都很喜欢猫,可是——”他又变得幽怨起来,“大黄总是不爱和我亲近。”


“你不讨动物喜欢。”织田作之助很肯定地说道。


“大黄以后会感受到你的真心,和猫做朋友,要耐心一些。”老板曾经也养过不少猫,顺口也把那只猫喊成大黄,他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白绮,只因白绮对猫的态度是真的。


白绮腼腆地说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
织田作之助没有置身事外,给出了一个不错的提议:“周末可以去佛寺或者公园里玩,等你能够不鸟见鸟嫌,狗见狗嚎后,再来和大黄玩吧。”


在和猫亲近之前,麻烦你先把身上的戾气散一散。


白绮明白:“好吧。”


今天晚上lupin酒吧的人仍然很少,少到一个小时内仅仅织田作一人,白绮瞅了一眼座位,难怪酒吧只设了五个吧台座位。他充当这间酒吧的临时酒保,想要找个人招呼一下都办不到,只能把自己的服务全部放在织田作之助身上。


“呐,织田作别忘记给我小费。”


织田作之助的表情更颓丧了,“为什么连你也喊我织田作,我姓的是织田,名作之助。”


这句话他憋了很久。


不止是白绮笑了起来,酒吧老板也挑起了嘴角,“我还以为你都习惯了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再次叹了一口气,误交损友的下场就是如此。


“最近都没有见到那两人,都很忙啊。”老板发出一声感慨,但没有往细里去说,倒是织田作之助很平静地说道:“过几天太宰应该会过来,安吾不太确定,不过他们很忙倒是真的——”


他口中的太宰和安吾都是朋友吗?


白绮记下这两个名字,若有若无地笑着旁听,可惜织田作之助不会忽略他的存在感。


“白绮,你还是老老实实上学比较好。”


“嗨,知道了。”


白绮耸了耸肩,孩子气的举动惹来酒吧老板的关心,“今天上学的感觉如何?”


“还好吧,很多同学喜欢漫画,在讨论那些内容。”白绮用天真烂漫的语气说道,“不过……我从来没看过漫画,也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咳嗽一声,“漫画啊,你下次去书店可以买的到。”


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皮夹,里面的日元不多,他却拿出两张面额比较大的纸币想要给白绮。


看得出他平时并不怎么富裕。


白绮的目光略过钱,微笑着说道:“不必了,我在老板这里打工,一个月后也有薪水。”


经过他这么一说,同样明白织田作之助生活水平的老板也皱起眉,好心地说道:“白君,我预发一个月的工资给你,你的确该给自己添置一些东西了,不然在学校会被人看不起。”


白绮立刻感谢对方:“多谢老板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心里不是滋味,窘迫地摸了摸鼻子,“等我发了工资,请你们吃一顿。”


老板抬了抬眼皮,毫不客气地拆他台:“你还是留着你的钱去养孩子吧,我记得你还抚养了五个年幼的孩子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”说起来织田作之助是他朋友里最穷的一个了,“你要请客,还不如让另外两个你朋友请客。”


织田作之助不以为恼,低笑了几声。


“他们确实比我有钱,毕竟我只是一个黑手党的底层成员。”


再次听到所谓的“底层成员”,白绮稀奇道:“黑手党这么厉害?连你也是底层?”


“这种事情就不要提了。”织田作之助尴尬的再次举起酒杯喝酒,掩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,倒是酒吧老板呵呵笑,仿佛在用长辈的目光慈和地看着这个年轻人。


白绮找了个位置坐下,支着脑袋正大光明观察织田作。若说肉体强度,织田作还比不过他,猎人世界的身体素质都强到可怕,单是他目前的腕力,大概都能推开揍敌客家黄泉之门两层以上。但他没有错过对方身上那份隐而不露的威慑力,织田作绝对有底牌,白绮毫不怀疑自己一出手,对方就能躲开。


“别看了,我没什么值得注意的。”


被看得实在毛骨悚然,织田作之助无可奈何地望了过去,白绮弯起眼眸,笑眯眯的。


白绮重复他的话:“没什么值得注意的……嗯,听上去就很需要注意。”


织田作之助:“……”


意识到白绮在故意整他,织田作之助一口气喝完酒,站起身,“好了,我任务还没完成,先走一步。”


男人就这么落荒而逃了。


酒吧彻底没了人,白绮坐在高脚凳上转了个圈,双脚触及不到地面,“啊,跑了。”


老板漫不经心地说道:“你别逗他了,他也不容易。”


白绮坐直身体,举起手,眼睛闪亮,“老板,我也想喝酒!”老板看都不看他的卖萌,温和的拒绝道:“今天没什么人,到了九点你就去休息,不要再熬夜,三餐要准时吃,小孩子好好休息才可以长高。”


白绮出乎预料的犹豫了,喏喏问道:“熬夜真的会长不高吗?”


老板点头。


白绮脸色一苦,“我一定会早点睡的,请老板放心。”


为了身高,绝对不能再随便熬夜了!


等到九点左右,老板目送背影纤瘦的少年回“卧室”,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。刚开始他对织田作把白绮安排在这里有点不满,酒吧又不是收容所,怎么能任由一个陌生人住进来,可是等到第一天,他忘了给少年准备食物,少年也没有提及之后,他发现了一件令他为之动容的事情。


这个孩子晚上去酒吧后面的垃圾桶翻找食物,不管是腐烂的苹果,没喝完的饮料,还有被当作食物残渣留下来的快餐饭盒,白绮把附近居民楼丢给垃圾桶的“食物”吃了。


可是少年白天笑得光风霁月,容貌清秀精致,换一个时间地点,把他当作大家少爷也不难。


老板的心头沉重,想道:“这个世道还没艰难到这种地步,替织田作养个孩子也没什么。”


若这是苦肉计,那更加心酸。


和老板想的出入不大,白绮确实是把这件事情当作苦肉计给他看,否则他完全可以进行偷窃。不过有一点,老板永远都想不到,白绮不是忍着恶心去吃那些残羹剩饭,而是以习以为常的态度去找东西填饱肚子。


比起流星街遭到辐射、还变质过的食物,“新鲜饭菜”已经是流星街二等的食物了。


这是两个世界价值观的差别。


当天夜里,白绮把作业写完后,十点上沙发睡觉。大约浅眠七个小时左右,他睁开眼,在黑夜中,覆盖了念的双眼清晰地看见闹钟上的数字——早晨五点。


他没有办法再睡下去,身体精神饱满,头脑冷静的开始回忆一天的事情。


酒吧,学校。


他在这个世界有了最开始的立足点。


白绮没有忘记学校里那些人听到“流星街”的反应,目光一闪,穿上衣服外套,扣上一顶鸭舌帽,悄声无息地走出已经锁门的酒吧。在离开流星街的那一年,他学会了很多社会上人应该会的技能,例如:开锁。


早上的横滨市少了灯光的璀璨,也安静了许多,这是一座即将繁忙起来的城市。


作为仅次于东京的日本第二大城市,横滨的地理位置独特,气候舒适,早晨的横滨港码头都是卸载和运输货物的人,白绮拿着一张地图边走边看,头上的鸭舌帽遮掩住他对周围的审视目光。


他没有在人流量最大的码头停留太久,很快去了城市内部,走在人行道上记住大街小巷的位置。


在靠近一家兜售漫画的书店时,白绮看见店长正在打开门,卷闸门发出嘎吱的声音。


他上前询问:“请问,现在可以买书吗?”


“这么早就来——”店长诧异地看向他,发现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,顿时了解对方的想法,为了防止父母发现来买漫画书,提早起床跑来买书,等着带去学校看。


白绮没有说话,让对方自行理解,店长当然不会拒绝买书的人,让他进去挑选漫画书。


走在密集的书架内,白绮的视线划过那些有的看得懂,有些看不懂的书名,最后停留在一行让他心悸的书架前。书架上摆着一本一本的《周刊少年Jump》,有一期Jump的封面就是《HUNTER×HUNTER》,上面有一个黑色刺猬头的小孩和一个银发的小孩在相互打闹,互相笑容灿烂。


他的瞳孔牢牢地锁定在上面,流星街的场景在眼前交叠,令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。


在他身后,另一只手先他一步拿下了最新的一本。


“呀,出了最新连载。”


这道年轻欢快的声音让白绮惊出一身冷汗,控制住回头的冲动,冷静地抽出了上周的《周刊少年Jump》。


自己的警戒心竟然降低到这种程度了。


他拿到东西后方转过身,正要扬起笑容,与这个“同好中人”搭上话时,他看见了对方的脸——那是一个右眼绑着厚厚绷带,只露出大半张脸的少年,鸢色的眸子在不算特别明亮的室内宛若深沉的黑色。


一个非正常的人。


白绮为这份目光停顿了半秒不到,流畅地说道:“你也喜欢看漫画吗?”


对方同样笑道:“挺喜欢的,最近在追上面的连载。”


白绮好奇地打量这个明显比自己大的少年,一身西装三件套,外面还披着一件同款的黑色风衣,怎么看都显得社会层次不同。当对方笑起来的时候,那份阴沉的压抑感不翼而飞,让人联想到春日的湖光,仿佛忽而一阵微风荡开湖水,让眸光里的温柔溢出,撩到心头。


此人段数比他高。


白绮顿时领悟出这点,自己的笑容对比他,有点假。


这么一想,白绮态度真诚三分,“我还是第一次来买漫画,不知道最近哪几部漫画好看?”


“封面上的这部漫画就不错。”仿佛是哪里不舒服戳哪里,少年一开口就让白绮不太痛快。白绮虽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《HUNTER×HUNTER》的内容,但不代表他愿意被人发现他和这部漫画的“怪异”联系。


白绮顺势如流:“多谢你的建议,那我买回家看看。”


“唔。”少年无所谓地应了一声,全神贯注地投入看漫画连载的内容上。


白绮路过他的身侧,目光无意间打量了一眼,这个人的脸部,脖颈,手臂,手腕全是医用的白色绷带。白绮的鼻翼微动,没有闻到受伤带来的血腥味,却闻到了一丝极淡的……常年接触枪械带来的硝烟味。


要不是容貌极好,衣服足够高档,这样的打扮走出去就会遭到路人警惕。


嘛,与他无关。


白绮抱着自己今日想买的书,又挑了几本看得顺眼的漫画书,结账一起带走。


在白绮离开漫画书店后,太宰治也走出来结账,眼神没有停留在自己买的书籍上,而是眺望外面的道路两侧,望着白绮所走的方向若有所思。


“这就是织田作收养的人?”


太宰治想到半个月前,织田作之助找他和安吾帮忙给一个人制作假身份。


本想过几天就去酒吧看一看,然而他最近太忙,从干部候选升任为干部,根本抽不出空去那里喝一杯。为了处理完港口那边的货物问题,他整整一晚没有睡,坐在集装箱上,被海风吹得快蔫了过去。


好不容易强撑到结束,他打哈欠的冲动准备走回自己在横滨的住所,在路上遇到了预料之外的黑发少年。


与照片上冷漠的神态不同,白绮戴着鸭舌帽,打扮青春活泼,在书店里和他交流时温和有礼,进退得当。太宰治忍不住思考织田作这个奶爸是不是升级了,短短半个月就把人调/教得这么好。


据说是贫民窟出来的人,完全不像啊。


太宰治右手拎着刚买的书,左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边走边拨通电话,“哟,织田作,我见到你收留的那个少年,他五点就在外面转悠,似乎在观察这座城市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困倦地躺在床上,“来到陌生地方总会不安,适应了就好。”


太宰治说道:“你确定他是被拐到海外的华裔?”


织田作之助点了一根烟提神,沙哑地说道:“没错,他会中文,但不精通日文的读写,对祖国也很有归属感,这些都是骗不了人的,我看得出来。”


太宰治仰头看天色,柔软的褐色发丝滑落到耳后,露出光洁的额头。


“你为什么不把他遣返回国呢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留在日本不是一个好选择,你肯定隐瞒了其他原因,织田作。”


“啧,骗不过你啊。”


“当然啦,我可是黑手党干部。”


“恭喜。”


来自好友的贺喜没有让太宰治有多高兴,但是声音却夸张而欣喜,“我总算可以摆脱廉价劳动力一样的工资,拥有自己的干部办公室,中也在和我生气,因为我升职了,他没有,以后还得听从我的命令。”


织田作之助默默给中原中也点根蜡。


真惨,不仅倒霉的与太宰治成为搭档,还得忍受对方进一步成为上司。


“话说回来,原因呢?”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聊天,什么困意都没有,兴致勃勃的八卦一遍,“该不会是他是你的私生子,你舍不得他离开日本,所以留下他吧。”


织田作之助难得黑线了,“我今年不满三十岁,而且他长得和我完全不像。”


太宰治遗憾道:“啊,你确实生不出这么精致的孩子。”


织田作之助不忍告诉他。


太宰,你今年也不过十八岁。


无缘无故被损,织田作之助问道:“你是不是心情不好,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?”


太宰治义正言辞:“当然不是,我只是跳海自杀失败,在海边吹了一晚上的海风,感受到人生的孤独,忍不住想在工作结束后第一时间和友人亲切交流一番。”


织田作之助无言以对。


能把工作和自杀放在一起进行的,唯有太宰治。


听不到回话,太宰治催促道:“快说,你为什么留下那个白绮。”


织田作之助沉默,答道:“他无家可归。”


那个黑发少年出现在黑帮交易失败的现场,赤脚踩在血泊里,用看似笑意,实则荒芜的眼神看着他。


他什么都没有。


没有家,没有钱,没有身份,哪怕是目的……也没有。


一无所有的人比什么都可怕,织田作之助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一个年幼的少年还未绽放人生的花朵,就注定了要与尸骨和血腥为伴。


抢在被其他人发现前,织田作之助把白绮从无一人生还的杀戮现场带走,在安全的地方询问了他的情况,问他愿不愿意暂时留在自己身边生活。


“带走他,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。”织田作之助缓缓吐出一口气,如释重负,为自己收养白绮的事情而高兴,“你不知道,一个月前的他和一个月后的他变化多大,我至少在他身上看到了在光明世界活下去的可能。”


手机另一头,他的友人总结道:“所以你压根就是老妈子的心,养孩子上瘾了。”


织田作之助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。


街道上,太宰治瞪圆左眼,不敢置信地听到“嘟嘟——”,织田作竟然挂他电话!


“有新人忘记旧人!”


“过分!”


“我要和安吾说,你为了一个孩子抛弃我了。”


太宰治幼稚的愤怒说道,手指飞快地拨通名为“安吾”的号码。电话接通,他飞快的把事情说出,坂口安吾倾听完他的牢骚,在百忙之中推了推眼镜,冷漠地说道:“哦。”


电话第二次被挂掉。


太宰治在风中凌乱,自己的人缘有这么糟糕吗?


有吗?有吗!


查看全文

童话搬的嗓音,勾人心弦的歌词,如梦如幻。

依旧是旧图,表达一下我对女王大人的敬意

my queen

蒂尔达·斯文顿,英国🇬🇧前卫电影女王

代表作:《雪国列车》,《奥兰多》,《奇异博士》等。

© 袅袅渺渺 | Powered by LOFTER